HOLY.SIN

we live,we crawl,we laugh,we cry,and we die.

【壬宵】fogotten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宵风,握着他的手。(他的手,好冰冷。)

“森罗万象……可以使用了吗?”

“还没有。”

“是吗。”失望的垂下眼。

“不过,我一定会很快就学会的。然后,实现宵风的愿望。”

为什么要帮他实现愿望呢。最初在那辆废弃的巴士上,做了什么,说了什么,然后一路逃跑追逐到竹林间……并不是被威胁了。只是因为,那是他的愿望。只是这样而已。

“宵风,为什么要帮我成为隐之王……”

“当然,是为了让你帮我实现愿望。”

是的呢。让你从来都不曾存在过……如果你从来都不曾存在过,我又会是怎样?

“你这个,自私的家伙。”哭泣般的笑。

“是啊。我就是这样的人。”没有反驳。“我这样的人即使不存在了,也没有什么好伤心的。对吧。”

“谁会为你伤心啊。”闭上眼。没有你,我也许不会幸福。但绝不会这样痛苦。

“我不在了的那一天,可不要哭哦。”手抚上壬晴的脸。

“谁会,因为你哭……如果没有你,我将过的很快乐……”反握住对方的手。不,我没有说谎!我并没有在说谎!

床上的人微笑。“那样,就再好不过了。”


夜晚仿佛拥有能吞噬一切的黑。

壬晴蜷缩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只露出清秀却挂着抹不掉的忧郁的脸庞。

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能够使用森罗万象的话……

闭上眼。壬晴把头缩进被子里。

可是,我不希望你消失啊。

“不!不要!求求你们……”隔壁的房间传来哭喊声。是他……

慌忙从床上跑下来,跌跌撞撞打开隔壁的门。

宵风抱着头坐在床上,惊恐的睁大眼睛。

“宵风?”试探的喊他的名字。

“不,不要……不要!不要……”崩溃般的重复着单调的词句,受惊的更加蜷缩着身体。

“宵风!”向他走去。

“不!不要过来!”失去控制的人猛然转身,右手的食指直直指向自己。来不及闪躲,只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眼前飞溅过大片的红……

猛地惊醒。壬晴发现自己出来一身冷汗。是梦……吗。

急忙下床,冲向隔壁宵风的房间。

推开门。

床上空荡荡。

“宵风……”喃喃的念着他的名字。“存在”这件事,真的让你这么痛苦吗……



雨不大不小不停不断的下。

蹒跚的踩过草地,向着那被荒废被遗弃却容纳了他一生最美好回忆的地方。每迈出一步,都像是要耗尽他本就所剩无几的生命。

踏上破损的巴士。再也支撑不住的颓然倒地。

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模糊的谴责声。“你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真像个幽灵一样……”

独自一个人不停地走,直到双脚已经变得鲜血淋漓。被狠狠的刺痛割伤了。却还在不停地说对不起。

“宵风,宵风!” 睁开眼,是熟悉的脸。

“太好了……每一次宵风不见了,只要来这里找就没错……”

“因为,这是只属于我们的地方……”

把眼前纤弱的人紧紧拥进怀里。“呐,宵风,其实我……”

话吐到一半,只感觉到被宵风狠狠推开,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挡在自己身前。子弹的声音呼啸而过。茶色的帽子和几缕黑色发丝应声落地,安静的躺在了残旧的座椅旁边。

“找到了!森罗万象和气罗!”

“杀了他们!”

宵风对着一群举着枪的人,举起了抬起食指的右手。

空气和人体爆破的声音。鲜红的血液四处飞溅,沾染上他苍白的皮肤。黑色的身影一个接一个倒下。整个过程不过几十秒钟。

转身,却没有放下手。举起的食指对准了壬晴。

“让我从最初开始就不曾存在与世界上,否则就杀了你。”

壬晴安静的看着他。没有过度的惊讶。

手臂却渐渐垂下。

“虽然我可以这么说。但是,我怎么可能下得了手呢。”

壬晴安静的看着眼前的宵风。被鲜血映红的瞳孔里却是如此洁白的安静。那才是,真正的你吗。

宵风,我真的,不希望你消失啊。但是,我更不希望你痛苦啊。所以,痛苦什么的,就留给我好了。只要这样,能拯救你……

承载着庞大智慧的文字开始爬满脸庞。

宵风。无论是什么,只要那是你的愿望,我就替你实现……即使会伤害我自己,即使会伤害许多其他的人,即使会,失去你……

有一束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明亮。视线里的一切都开始渐渐模糊消失。

“谢谢你,壬晴……”

合上已经甚么也看不见了的双眼。泪滑落。

宵风。

这样,你自由了吗。


(一年后)

“虹一,快点快点!不是说好你来生火的吗!”

“没有柴怎么生火啊……”

“壬晴!”回头,雷鸣正用右手的食指指着自己。“你,去捡柴!”

有什么忽然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啊,笨蛋!香肠还没有烤不要先吃啊!”

“诶,可是人家饿了……”

“笨蛋笨蛋笨蛋!”

啊啊,捡柴,捡柴……

走了不远,壬晴的脚步却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明明是第一次来的地方,为什么会有种怀念的感觉呢……

沉睡在杂草丛中的被遗弃的旧巴士,已经支离破碎的玻璃。身体在某种力量的支配下像是被引导了一样走进车厢中。车子的不同角落里挂满了蜘蛛网。视线落在座椅旁角落里的一顶茶色帽子上。捡起。上面似乎还有子弹擦过的痕迹。慢慢的,一些凌乱的画面开始冲击大脑。像是旧电盈胶带的回放,有着亦真亦假的模糊不清。似乎自己曾经来过这里,不,不只是自己,还有一个人。是谁呢……修长的被衣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身体,压得低低的帽檐,仿佛还对自己,说了什么……好像是很重要的话啊……不行,想不起来。头一阵剧烈的疼痛,仿佛被撕裂被贯穿了。呼吸困难,一个站不稳,跌坐在破旧的皮椅上。

时间走过的滴答声中,思绪慢慢恢复平静。

透过对面的车窗,可以看见嬉笑打闹的同伴们。

“壬晴那家伙,捡个柴怎么去了这么久啊!”

“别理他,大概迷路了吧。闻到肉香味就会回来了。”

“哈哈……”

同伴……吗。微笑。是啊。那是他重要的同伴们啊。

明明是那么快乐的事情啊。一切明明都是那么美好的啊。

为什么自己的的心里却像是被巨大的悲伤吞没了?

好像,忘记了什么……

会忘记的,也就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控制不住一直不停的往下流呢。


  1. 2009/11/22(日) 14:31:34|
  2. 同人文
  3. | 引用:0
  4. | 留言:0
<<【快新】想你missing you | 主页 | APH亚洲中心本Mein Lieber Bruder>>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hollysin.blog124.fc2blog.us/tb.php/9-263778c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ABOUT

Author:hollysin

hollysin

宅腐一身的天然呆一只。
有人说像苹果有人说像企鹅TAT

最近为之前的堕落懒散认真反省ing.

真的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呢XDDD

最近参展:

1.3-HK-RG4-?

2.20,21-GZ-YACA-714

2.21-HK-CWHK-?

同人誌應援

TF同人志shut the world

FT同人志 understanding 隐王同人志 requiem 勺勺 勺勺 勺勺

HOME

同人志宣传专区 日常生活区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NEW

CATEGORY

未分类 (0)
本子滴宣传 (7)
同人文 (4)
日常 (1)

NEW MESSAGES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