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Y.SIN

we live,we crawl,we laugh,we cry,and we die.

【快新】天空蓝



终于能够从3摞超过一尺高的文件中挣脱出来,工藤伸了个懒腰,然后很难得的用疲倦又因为放松下来而显得略微慵懒的声音对保持坐在窗台上对着天空这个姿势足足一个下午的少年揶揄了一句。

“黑羽,虽然你是不是很闲你如何使用自己的时间做什么事情和我没有直接关系,但是5个小时保持这样的姿势真的不会脖子痛吗。”

少年闻言并没有立刻做出什么回应,而是沉默了3秒,才慢慢的转过头,清秀的脸庞挂上俏皮的笑容,回应道:“还真的,有点痛呢。”

侦探的脸上摆出一副“真是个笨蛋”的表情,不急不缓的走到怪盗所在的窗户变,抬头望出去。

是一片皎净纯粹的蓝。

“有什么能让怪盗先生凝视5小时的有趣的东西么?”

快斗只是望着新一的眼睛微笑不语。

被看得有点不自然,工藤转身把自己移动到厨房。

“black or white?”

“as usual.”

看着侦探忙活着煮咖啡的背影,嘴角上扬的弧度增加。

“呐呐,你说,我们这样是不是很有新婚夫妇的感觉?”

“闭嘴。”

“啊啊,不要害羞吗,亲~爱~的~”故意提高了语调拖长了尾音。

“去死。”侦探冷淡的回答,却还是被怪盗注意到了耳朵上的一抹红。

往刚煮好的2杯咖啡的其中一杯里加入新鲜的牛奶。端到刚才的书桌前,把有牛奶的一杯递给快斗。

“我一直很好奇那么苦的东西你为什么每次都坚持不加任何东西。”快斗把咖啡端到嘴边,轻轻的吹着气。

“每天只有4小时睡眠的时候也只好靠黑咖啡来保证思维维持运转了。”新一叹了口气。

“睡眠不足是肌肤的大敌,还会长黑眼圈哦。”

“我又不是女人,为什么要在意那些。”

“也对……呢。”

“呐,天空……是不是很吸引人?”难得新一主动的开了口。仔细想想,因为自己除了日出日落月缺月圆阴晴雨雪这些气象常识之外,和头顶的天空似乎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交集。而怪盗总是在天空中恣意驰骋,所以才会与苍穹产生不可磨灭的羁绊吧。能让眼前的少年久久注视而从未有过丝毫倦怠的羁绊。

快斗微微一愣,回道:“嗯。很美。”

“我是没什么概念呢。虽然一直觉得天空很神秘,也很好奇,但终究也只是仰望过它而已。”

嘴角弯成迷人的弧度。“那么下次,和我一起乘滑翔翼飞一次吧。”

没有回答。

快斗知道,约定已经生效了。

就像他们之间的约定,从来不需要发誓或者勾手指什么的。也许可以心照不宣的事太多了,2人在一起的时候多半是沉默。快斗无从知道共处一个屋檐下的另一名少年内心是否如他表面所呈现的一般淡然,但是自己在这样空白的沉默中总是会萌生出想要触碰对方的冲动。光是“知道”对方在身边还是不够。想要注视他,抚摸他,亲吻他,用尽所有感官的形式来确认这一事实。但却总是不敢伸出手,不敢让视线停留。担心会惊扰了他,或者是不愿自己的幼稚和无安全感暴露于人。

侦探不经意的的余光看到怪盗不知何时已换上了纯白色的晚礼服。魔术的时间快要到了。

拉低了帽檐。“我走了。”

“再见。”



所谓的再见,确实无法语言再次见面所需的时间的吧。没有人规定间隔的时间不可以比整个生命长。

所以没有食言的道别,只有等不及诺言实现的身体。



告别一直持续直到一个天空同样很蓝只是气温已经很暖树荫变得很浓密的午后。再次见面的时候双方都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他是一样的安静理智的为真相执着,他是一样的幽默善变却又隐隐的带着失落。

“呐呐,无所不知的侦探先生,世界上跑的最快的是……?”

“博尔特。”

“诶?我没有说一定要是‘人’呐……”

“那么就是猎豹,最快可达时速120km。”

“……难道,不是时间么?”

侦探停下手中不停书写的笔。

“就好像昨天才说过再见。可是我们没见面的时间,居然已经有半年了呢……”看到对方停止工作,快斗忍不住撒娇的在新一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浅浅的飞快的吻。“有时候我会想,我们一生之中究竟能见面多少次呢。”

稍许的沉默,然后是依然淡淡的语调。

“又在想这种无意义的事情。”

这个总是挂着自信满满的笑容的家伙,其实比谁都爱胡思乱想为一些常人想不到的事情担心。

“对工藤君来说,确实是无意义的事情吧……”

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又说了不该说的话。却也没有开口解释或者哄对方。

他承认自己在感情方面是个白痴。完全不懂得怎么处理这方面的问题。也正是因此,明明知道对方因为自己表面上的不在意而得不到应有的安全感,却不知道该怎样给予对方。想到这些,新一的心里浮起一阵焦虑不安。

沉默一直持续到夜晚。

不用工作的夜晚里怪盗睡得意外的很早。

当侦探半闭着疲倦得几乎睁不开的眼睛爬上床的时候,耳边传来的均匀呼吸声显示某人已经幸福的沉浸在美梦中。

挨着快斗躺下,新一闭上眼,却并没有马上睡着。空气中传来和自己身上同样沐浴露的味道。却又隐隐带着一点不同。

忍不住睁开眼,视线落在身边的侧影上。
不知是粗心大意还是习惯,窗帘并没有拉上。薄薄的月光落进屋内,映着露在被窝外的少年庸散而美丽的发际与肩线。

轻轻叹了口气。

用不会惊动任何人的动作靠近对方,然后再他的唇上落下极其轻柔的一个吻。

“晚安。”只有彼此听得到的声音。

为快斗拉了一下被睡梦中无意识蹬歪了的被子,然后把自己也塞进那柔软的所在,才安心的闭上眼。


感觉眼皮有些微的刺痛,快斗在大脑仍处于半睡眠的状态中眼皮自动缓缓睁开……

不知为何,嘴唇上有温暖的感觉。伸手想触碰自己的唇,却发现手臂被什么东西压着抬不起来。

疑惑地侧过头,映入眼帘的是毫无防备的放大了的侦探的睡脸。

是空调温度调的太低了吗?还是自己又跟他抢被子了?竟就这样贴在了自己怀里睡着。

微微扬起头,确认了将二人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棉被之后,快斗咧嘴笑了。手臂轻轻用力,将对方往自己怀抱更深的地方揽。

“嗯……”因为睡眠缺乏而仍然未醒的新一无意识的发出似乎是表示满足的单音。

黑羽眯着眼,视线越过工藤投向窗外。阳光透过树梢斑斑点点的落下来。

今天又是晴天呢。

是自从遇见你的那天起,我才变得喜欢仰望蓝天的吧。仅仅是因为它拥有和你干净的瞳孔一样的颜色。总让我感觉是在注视着你的眼睛。同时,也能被你注视着。


  1. 2009/11/22(日) 14:55:16|
  2. 同人文
  3. | 引用:0
  4. | 留言:0

【快新】噩梦 horrible dream

噩梦 horrible dream

淡淡的,凉凉的月光洒进工藤宅的窗。床上,是两张神似的让人惊叹的少年的睡脸。

忽然之间,其中一个少年猛的坐起身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睁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细细碎碎的仿佛抽泣般的声音从他嘴角不受控制的漏出,他努力吞咽着不想惊动身边的人,却只是让压抑的声音听上去更像呜咽。

“……恩……快斗?怎么了?”另一个少年终究还是醒来,起身关切的问。

“呜……没……”情绪尚未平复,快斗甚至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快斗!”新一担心的轻轻抱住对方。他从未见过快斗如此痛苦的表情。怀中的身体甚至有些颤抖,而一双手更是像受到惊吓后拼命寻求安全感的孩子一样紧紧抱住自己。

房间里静得只听见彼此的呼吸声。等感觉到对方鼻口中的气流稍稍恢复平静后,新一才轻轻的问:“快斗,做噩梦了吗?”

怀里的人点了点头。

“梦见……什么了?”虽然知道这样的问题也许会触及对方不愿提起的伤痛,但他还是希望了解,希望与他共同分担。

沉默。微凉的空气与月光交织,让安静的时间显得更漫长。

“我……梦见爸爸了……”快斗的声音依然有些发抖。

新一身体一震。

“我看见……他被那些黑衣人杀的样子……他们给他注射慢性毒药……还折磨他……用鞭子打他……他满身都是血……然后……然后……他们狰狞地笑着……对他开枪……”泪水从快斗那总是微笑着的脸上滑落。打在新一肩上。

看着对方断不成章的语句中痛苦的表情,新一心头一阵紧缩。忍不住将对方抱得更紧。

“快斗,那只是,梦而已。”

俯身吻上带泪的恋人。这样的时候,一切话语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毫无意义。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抚平你心中的伤口?只能这样告诉你,我在你身边,所以,不要再独自痛苦了……

看到对方难得的主动,快斗明白,那是不善言辞的新一安慰自己的方式。于是回应对方,拥抱对方,以此来告诉他,“谢谢”,“抱歉让你担心了”……



唇齿纠缠着,体重相叠加,不知何时就演变成了侦探躺在床上怪盗撑在上面的姿势。快斗的吻离开了对方的嘴唇,下一秒却落在了颈间,手也温柔的抚上对方温暖的胸前。

“恩……”感觉到将要发生的事,新一条件反射的想要将对方推开。然而双手举到半空却停住,最终垂了下来。

“新一……”快斗的声音在耳边呢喃。

“恩……呜……”不习惯的快感让新一呼吸困难。尽管咬紧了嘴唇,还是有难耐的声音漏出口。羞愧的红潮涌上双颊,只好抬起手臂遮住眼睛。

“新一……看着我,新一……”快斗轻轻拨开他的手,“看着我……”声音像是撒娇又像是请求。

“呜……”快斗的脸靠得太近。沉迷的表情,微哑性感的声音和已经急促紊乱的呼吸被一一放大,那情色的气氛让道德感强烈的新一感到痛苦的窒息。

月光依然静静的照。只是空气的温度已被搅乱。

“啊……痛……”

“对不起,新一,对不起……”尽管已尽量的温柔,却还是伤到了他……努力的压抑自己,等对方跟上自己的步伐,即使内心的渴望已经把自己逼得快要疯掉。对不起,新一,真的对不起。可你知道的,其实,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新一,告诉我,我到底应该怎样爱你……



看着身边因疲惫而熟睡的侦探,快斗温柔的笑了。其实这家伙是很爱自己的吧,即使他从来不说。然而,明明这么高洁,却容忍了自己对他做的所有任性的事。这样的原因,恐怕只能有一个吧……

轻轻的在侦探额前印下一个吻。新一,谢谢你。

还有,我爱你。

======================================================================

第二天。

“新一!我又做噩梦了……呜呜……我梦见我数学考不及格……”

“笨蛋,那只是梦而已。”

“但是真的很可怕……”一只不怀好意的爪子环了过来。

“所以呢?”明白了将要发生的事,新一现在很后悔当初的一念之差。

“所以……新一抱抱……”

“不行。”斩钉截铁。

“呜呜……shinichiijia……”

“dame。”

=======================================================================

“新一!我又做噩梦了……呜呜……我梦见我被恐龙咬了……所以……新一抱抱……”

“不行。”斩钉截铁。

“呜呜……shinichijia……”

“dame。”

========================================================================

“新一!我又做噩梦了……呜呜……我梦见我被老中森抓了(中森警官:阿嚏!)……所以……新一抱抱……”

“不行。”斩钉截铁。

“呜呜……shinichijia……”

“dame。”

=========================================================================

“新一,我又做噩梦了……”一样的对白,却全然没有了调侃的语气。

“怎么了?”察觉到对方的异样,新一询问道,却感到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自己。

“我梦见,你不在我身边了……”

侦探的身体定了一下。

“笨蛋,那只是,梦而已。”


  1. 2009/11/22(日) 14:51:51|
  2. 同人文
  3. | 引用:0
  4. | 留言:0

【快新】想你missing you

想你 missing you

“报告!在三楼通风道发现基德!”


“继续跟踪!不能让他逃掉!”


“报,报告!基德在通风道出口处失踪!外面是大海,没有陆地!”


“什么?!!继续给我搜查!这座博物馆是建在荒岛上的,岛四周都有警察开水艇巡逻,空中也有直升机监视,他不可能逃掉!他一定还在馆内!给我搜!”


“是,是!”


“警察先生们,请你们仔细搜查通风管道,基德很有可能还躲在里面。另外,请同时搜查岸边的浅水区域,那里可能成为他的避难所。”


“你,你这小子又在这捣乱!”


“哎呀,中森警官,我们是一片好心……”


“目暮!你怎么带这么一个小子来给我添乱!!”


“冷静点老兄……白马不在,有他的话事件会解决的快一点……”


“你说什……”


新一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向外走去。穿过漫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阶梯,来到漆黑的顶层。他对着这栋大楼的构造研究了许久,那家伙能来的也只有这里了。


按下吊灯的开关,突如其来的耀眼白光让侦探不适的抬起手遮了遮眼睛。不出所料,大厅的正中央,一张熟悉的脸正对着自己微笑。


“快……”


“大侦探~~~”在来得及喊出对方名字之前,就被那个像孩子一样朝自己撒娇的身影抱在怀里。熟悉的触感,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味道,让人莫名的安心。


“快斗,你又在玩什么花样啊……”没有推开他,侦探带点责备的问。


“人家想你了嘛……”怪盗坏坏的笑着,轻轻吻上对方的唇。


“那也不能……恩……快斗!”这家伙,真是……任性……


怪盗贪婪的吮吸着。温柔而深情。侦探的味道总让他不自觉的,无止境的渴求,像是一味独特的药,让他无比的安心。


“新一……真的很想你……”


“……恩……”


好一阵子,两人都没有说话。身体相拥相贴的真实感,安静暧昧而温暖的气氛让人不忍心破坏。良久,新一开口了。


“不是说这两个月先别来找我了吗?大学考试要到了,手边又有几件棘手的案子要解决……当初明明答应的好好的……”


“因为我不知道没有了新一的两个月这么漫长嘛……”KID式的甜言蜜语式撒娇又来了。但他真的没有说谎。一个多月来,心里无时无刻不被那个侦探的影子塞的满满的,容不下多余的思考或是别的任何东西。为什么呢,是从什么时候起,总是无拘无束飞翔着的自己也有了一个担心挂念的,想要回归的,想要依靠的怀抱?就像鸟儿的恋巢……


“所以就制造案子,好让我不得不以这种方式来见你?”并没有怒意的嗔怪。


“没有什么案子会比我的案子更重要,不是吗?”怪盗嘴角轻轻一扬,露出孩子的小小恶作剧成功般胜利的微笑。随即在侦探来得及开口反驳之前再次吻上他的唇。


舌在对方口腔中辗转索取着,修长的手指不安分的抚上新一的锁骨,再到胸前,解开衬衫上第一颗纽扣……

“快斗!等……等等,你想在这里?!”虽然这家伙一向不怎么正常,但这次也太疯狂了吧!他自己还是被追捕的犯人,却悠闲的在这被警察包围的地方做这种事!


“啊……那怎么办呢……再不碰新一我会痛苦得死掉的……”又是招牌式的坏笑,“不然,今晚……你在家吗?”

就知道他的真正目的是这个……新一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不答应他的话,接下来几天恐怕整个城市都不会安宁。“恩……”只好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一声。


“哦……”笑容更灿烂了,“那么,亲爱的,”俯身在侦探脸颊上留下一个轻吻,“晚上见。”


白色的身影像鸽子一般轻盈地离去。留下幻化成纯白色羽毛般下了魔咒似的细语。想你,想你,真的想你。真的……爱你。


  1. 2009/11/22(日) 14:48:00|
  2. 同人文
  3. | 引用:0
  4. | 留言:0

【壬宵】fogotten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宵风,握着他的手。(他的手,好冰冷。)

“森罗万象……可以使用了吗?”

“还没有。”

“是吗。”失望的垂下眼。

“不过,我一定会很快就学会的。然后,实现宵风的愿望。”

为什么要帮他实现愿望呢。最初在那辆废弃的巴士上,做了什么,说了什么,然后一路逃跑追逐到竹林间……并不是被威胁了。只是因为,那是他的愿望。只是这样而已。

“宵风,为什么要帮我成为隐之王……”

“当然,是为了让你帮我实现愿望。”

是的呢。让你从来都不曾存在过……如果你从来都不曾存在过,我又会是怎样?

“你这个,自私的家伙。”哭泣般的笑。

“是啊。我就是这样的人。”没有反驳。“我这样的人即使不存在了,也没有什么好伤心的。对吧。”

“谁会为你伤心啊。”闭上眼。没有你,我也许不会幸福。但绝不会这样痛苦。

“我不在了的那一天,可不要哭哦。”手抚上壬晴的脸。

“谁会,因为你哭……如果没有你,我将过的很快乐……”反握住对方的手。不,我没有说谎!我并没有在说谎!

床上的人微笑。“那样,就再好不过了。”


夜晚仿佛拥有能吞噬一切的黑。

壬晴蜷缩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只露出清秀却挂着抹不掉的忧郁的脸庞。

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能够使用森罗万象的话……

闭上眼。壬晴把头缩进被子里。

可是,我不希望你消失啊。

“不!不要!求求你们……”隔壁的房间传来哭喊声。是他……

慌忙从床上跑下来,跌跌撞撞打开隔壁的门。

宵风抱着头坐在床上,惊恐的睁大眼睛。

“宵风?”试探的喊他的名字。

“不,不要……不要!不要……”崩溃般的重复着单调的词句,受惊的更加蜷缩着身体。

“宵风!”向他走去。

“不!不要过来!”失去控制的人猛然转身,右手的食指直直指向自己。来不及闪躲,只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眼前飞溅过大片的红……

猛地惊醒。壬晴发现自己出来一身冷汗。是梦……吗。

急忙下床,冲向隔壁宵风的房间。

推开门。

床上空荡荡。

“宵风……”喃喃的念着他的名字。“存在”这件事,真的让你这么痛苦吗……



雨不大不小不停不断的下。

蹒跚的踩过草地,向着那被荒废被遗弃却容纳了他一生最美好回忆的地方。每迈出一步,都像是要耗尽他本就所剩无几的生命。

踏上破损的巴士。再也支撑不住的颓然倒地。

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模糊的谴责声。“你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真像个幽灵一样……”

独自一个人不停地走,直到双脚已经变得鲜血淋漓。被狠狠的刺痛割伤了。却还在不停地说对不起。

“宵风,宵风!” 睁开眼,是熟悉的脸。

“太好了……每一次宵风不见了,只要来这里找就没错……”

“因为,这是只属于我们的地方……”

把眼前纤弱的人紧紧拥进怀里。“呐,宵风,其实我……”

话吐到一半,只感觉到被宵风狠狠推开,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挡在自己身前。子弹的声音呼啸而过。茶色的帽子和几缕黑色发丝应声落地,安静的躺在了残旧的座椅旁边。

“找到了!森罗万象和气罗!”

“杀了他们!”

宵风对着一群举着枪的人,举起了抬起食指的右手。

空气和人体爆破的声音。鲜红的血液四处飞溅,沾染上他苍白的皮肤。黑色的身影一个接一个倒下。整个过程不过几十秒钟。

转身,却没有放下手。举起的食指对准了壬晴。

“让我从最初开始就不曾存在与世界上,否则就杀了你。”

壬晴安静的看着他。没有过度的惊讶。

手臂却渐渐垂下。

“虽然我可以这么说。但是,我怎么可能下得了手呢。”

壬晴安静的看着眼前的宵风。被鲜血映红的瞳孔里却是如此洁白的安静。那才是,真正的你吗。

宵风,我真的,不希望你消失啊。但是,我更不希望你痛苦啊。所以,痛苦什么的,就留给我好了。只要这样,能拯救你……

承载着庞大智慧的文字开始爬满脸庞。

宵风。无论是什么,只要那是你的愿望,我就替你实现……即使会伤害我自己,即使会伤害许多其他的人,即使会,失去你……

有一束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明亮。视线里的一切都开始渐渐模糊消失。

“谢谢你,壬晴……”

合上已经甚么也看不见了的双眼。泪滑落。

宵风。

这样,你自由了吗。


(一年后)

“虹一,快点快点!不是说好你来生火的吗!”

“没有柴怎么生火啊……”

“壬晴!”回头,雷鸣正用右手的食指指着自己。“你,去捡柴!”

有什么忽然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啊,笨蛋!香肠还没有烤不要先吃啊!”

“诶,可是人家饿了……”

“笨蛋笨蛋笨蛋!”

啊啊,捡柴,捡柴……

走了不远,壬晴的脚步却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明明是第一次来的地方,为什么会有种怀念的感觉呢……

沉睡在杂草丛中的被遗弃的旧巴士,已经支离破碎的玻璃。身体在某种力量的支配下像是被引导了一样走进车厢中。车子的不同角落里挂满了蜘蛛网。视线落在座椅旁角落里的一顶茶色帽子上。捡起。上面似乎还有子弹擦过的痕迹。慢慢的,一些凌乱的画面开始冲击大脑。像是旧电盈胶带的回放,有着亦真亦假的模糊不清。似乎自己曾经来过这里,不,不只是自己,还有一个人。是谁呢……修长的被衣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身体,压得低低的帽檐,仿佛还对自己,说了什么……好像是很重要的话啊……不行,想不起来。头一阵剧烈的疼痛,仿佛被撕裂被贯穿了。呼吸困难,一个站不稳,跌坐在破旧的皮椅上。

时间走过的滴答声中,思绪慢慢恢复平静。

透过对面的车窗,可以看见嬉笑打闹的同伴们。

“壬晴那家伙,捡个柴怎么去了这么久啊!”

“别理他,大概迷路了吧。闻到肉香味就会回来了。”

“哈哈……”

同伴……吗。微笑。是啊。那是他重要的同伴们啊。

明明是那么快乐的事情啊。一切明明都是那么美好的啊。

为什么自己的的心里却像是被巨大的悲伤吞没了?

好像,忘记了什么……

会忘记的,也就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控制不住一直不停的往下流呢。


  1. 2009/11/22(日) 14:31:34|
  2. 同人文
  3. | 引用:0
  4. | 留言:0

ABOUT

Author:hollysin

hollysin

宅腐一身的天然呆一只。
有人说像苹果有人说像企鹅TAT

最近为之前的堕落懒散认真反省ing.

真的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呢XDDD

最近参展:

1.3-HK-RG4-?

2.20,21-GZ-YACA-714

2.21-HK-CWHK-?

同人誌應援

TF同人志shut the world

FT同人志 understanding 隐王同人志 requiem 勺勺 勺勺 勺勺

HOME

同人志宣传专区 日常生活区

LINKS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NEW

CATEGORY

未分类 (0)
本子滴宣传 (7)
同人文 (4)
日常 (1)

NEW MESSAGES

SEARCH